返回列表 發帖

[轉帖] 朱寶與甄珠的故事

朱寶與甄珠的故事
   
      
   
    朱寶與甄珠的故事
      
    <一>
    朱寶認識甄珠的時候,朱寶13歲,甄珠也是13歲.
      
      
      
    甄珠時常笑朱寶少不經事,朱寶反譏,咱們這年歲擱古代早已奉命成婚,小什么?!
      
      
      
    刁鉆古怪冰雪聰明玲瓏剔透伶牙俐齒如甄珠者,對于朱寶此種無賴亦不免氣急敗壞,一陣紅一陣白的臉色在朱寶眼里煞是奪目,眼看著甄珠恨恨丟下一句,就曉得氣我!繼而拂袖而去,他也只是習慣性的聳聳肩,撓撓頭.
      
      
      
    次日,有手輕敲窗戶,甄珠探頭出窗,口中呵斥,朱寶,你又翻,看我不告訴你媽媽.一張俏臉卻分明是得意之極.
      
      
      
    老套!來點新創意如何?例如改為告訴你媽媽,朱寶吃吃笑.你快點,別再磨蹭,一會天該黑了.
      
      
      
    朱寶與甄珠時常約了去河邊看一對可愛的白鷺和它們的寶寶.
      
      
      
    朱寶與甄珠家一暀完j.
      
      
      
    論家世,甄家富甲一方,朱家堪堪算新進顯貴.眼光獨到如甄母者,對于時常前庭闖入的朱寶頗為不喜.
      
      
      
    頑劣如朱寶,便有了后院越暀岐|.
      
      
      
    生性率真的甄珠總會不停的追問,一個人總該有點特長或者專長,為什么你沒有,朱寶?
      
      
      
    朱寶慣例撓頭,反問,你會放棄整片森林獨吊一棵歪脖子老樹?
      
      
      
    都什么跟什么嗎?!甄珠嚷.
      
      
      
    我的意思,嘿嘿,是那藝多傍身好.朱寶強詞奪理.
      
      
      
    可是我媽媽說,我們總要有個追求,總要有所專一,不是嗎?!甄珠疑惑.
      
      
      
    是,我的理想是長大后做名光榮的軍人,象我父一般舞弄棒,保家衛國,至于我個人的小小心愿嘛,開心就好!朱寶瞇縫了眼若有所思.
      
      
      
    不知道日后的我們會怎樣?甄珠暢想.
      
      
      
    結局并不重要.精彩的是過程!朱寶一時豪情萬丈,結局無非世人皆知的那種,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時光飛逝,如水流年,轉瞬即逝的那片云,也曾我心蕩漾.光陰荏苒,歲月蹉跎,班駁滄桑的這窗欞,似乎你有輕叩.
      
      
      
    N年后.
      
      
      
    夏日世紀廣場的地鐵站.甄珠很厭惡的扭過頭.對面那家伙明顯喝多,隔了走道都能感受那家伙身上濃濃的酒味,如果可以,甄珠恨不得將那家伙的目不轉睛盯她的眼珠給扣了當彈珠,切,沒見過美女?!她在心里狠狠BS!
      
      
      
    不是上下班的高峰,諾大的地鐵車廂內零散地幾個人.
      
      
      
    終于到站,甄珠松口氣,再不用看到那討厭的家伙,她站起身.
      
      
      
    喂!似乎有人自身后叫.甄珠回頭,站臺邊那討厭的家伙與另一個男子扭在一起,不忘朝自己這面叫喚.
      
      
      
    大概喝多腳軟撞到人讓人家給拉住了,活該!甄珠笑意盈盈,感慨上天善惡循環的及時.
      
      
      
    喂...身后的叫喚漸漸近,甄珠不再回頭,腳步匆匆.
      
      
      
    喂!有強壯的手臂抓住她的胳膊,干什么?!甄珠驚慌地站住,車轉身,是那討厭的家伙.
      
      
      
    你...是甄珠?那家治白癜風南京哪家醫院好伙大概追趕的急,氣喘吁吁,漲紅了臉.
      
      
      
    你是誰?甄珠冷臉道,我不認識你,放手!她用力摔脫那家伙的手.
      
      
      
    哦...對不起!那家伙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那種似曾相識的習慣動作剎那牽動甄珠記憶深處的一根弦,想捕捉卻又無從下手.
      
      
      
    這是你的錢包?那家伙伸出另一只手.
      
      
      
    錢包?甄珠看那手中的很熟悉的綠色錢包,急急打開背包尋找自己的那只綠色錢包.
      
      
      
    別找了,給你.下次小心點.那家伙遞過來錢包.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我的錢包?哦,對了,我錢包怎么會在你那?
      
      
      
    我剛才打開看了,里面有你的身份證.那家伙嘿嘿,你下車的時候被小偷盯上了.
      
      
      
    哦,那...真是太謝謝你了!甄珠為剛剛自己的齷齪想法汗顏,錢包里的現金不是很多,可是那些銀行卡和證件辦起來可真不一般的麻煩,所以,這由衷的感謝倒也確是發自肺腑.
      
      
      
    那家伙肯定被甄珠的熱情謝意給感動了,又是一陣撓頭,那似曾相識的沖動再來,電光雷閃之際,甄珠的腦海中蹦出倆字.
      
      
北京中科醫院     
    朱寶?!她不可置信.
      
      
      
    可不就是我嘛.那個被甄珠喚做朱寶的家伙咧開大嘴呵呵樂.
      
      
      
    原來是你這家伙!甄珠驚喜道,你早認出我了吧?!
      
      
      
    在地鐵車廂那會兒就覺得很眼熟,直到小偷拿了你的錢包,看過你的身份證才確定是你.朱寶嘿嘿.
      
      
      
    這些年你們家都搬去什么地方了?起先還給我寫信,后來就杳無音訊,我的信都給退回來.對了,來這個城市干嗎不找我?哦,我家也搬了....甄珠嘰里呱啦一下子冒出很多問題.
      
      
      
    這個...一言難盡,甄珠,有時間咱們細聊,我趕時間,朱寶看了看腕表,有空再聯絡.
      
      
      
    恩,這是我的電話,甄珠遞給朱寶一張名片,再聯絡.
      
      
      
    恩恩恩,不錯,這么年輕便已是大公司的高級主管,多句嘴,你這個級別該是有車一族,怎么搭地鐵呢?朱寶嬉笑道.
      
      
      
    車送修理廠了,甄珠白了一眼朱寶,還是老樣子,沒半點正經!真是頭豬!
      
      
      
    哈哈哈,甄珠,你才真是頭豬!絕配絕配!走了.朱寶頭也不回的擺擺手.
      
      
      
    甄珠目送朱寶離開.十年后他們再次相遇,居然是這樣開場.
      
      
      
    甄珠不知道離去的朱寶心中一片狂喜,早知道這次任務還能邂逅多年不見的甄珠,再危險也值了,不就做一臥底嗎?!怕啥?放馬過來就是!他輕快地吹起口哨,十年不見,甄珠整一標準MM,還是那般漂亮,這下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朱復方木尼孜其顆粒的價格是多少寶伸手,五指握拳,一臉惡狠狠卻難抵自心而溢的笑意.
      
      
      
    朱寶與甄珠的故事,其實就是這樣簡單,簡單的只剩下過程,簡單的過程,而明天,誰管呢.
      
    <二>
    看著朱寶沒心沒肺的匆忙離去,甄珠有些失落,歲月一直沒能改變他玩世不恭的模樣,難道兒時相伴的時光在他心里沒留下一點眷戀?站在地鐵口的甄珠看著眼前的過往人群第一次有種茫的感覺,茫茫人海就這樣淹沒了他的背影。
      
    隨后的日子又恢復了常有的寧靜,偶爾朱寶的身影也會在深夜莽撞的闖入甄珠的思維,這么多年的時光硬沒把他沖淡,就在甄珠恍惚間,電話響了。
      
    “珠子,一起去”瘋狂酒吧“玩?“
      
    “我不太想去,明天單位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呢!“
      
    死黨輕遙聽了甄珠的話馬上在電話里驚叫起來:“別把自己弄得跟伊麗莎白女王似的,不來以后少讓我為你擋駕!“
      
    一聽到擋駕兩個字甄寶的心就軟了,想她美麗的容顏是單位多少小子的夢中情人,可是甄寶卻忘不了和自己一起坐在湖邊看白鷺的朱寶,那么多無奈的糾纏全是輕遙解救了她,想到這里甄珠說:“好吧,我一會就到,酒吧門口見。“
      
    遠遠的她看到酒吧門口站著輕遙和單位的幾個同事,甄珠眉頭微微皺了皺,怎么他把天豪也帶來了?
      
    “大美女真是圣駕難恭呀,不過守侯也是一種美呢。“
      
    看著天豪眼睛里發出驚喜的光芒,甄珠笑了笑說:“少來啦,還站著干什么,一起進去吧。”“
      
    幾個人走進喧囂的酒吧,看著在高節奏音樂中亂舞的人群甄珠又皺了皺眉頭,今天她沒有鬧的心情,這樣的喧囂讓她感到心煩。
      
    找個空位坐下來,甄珠眼角一掃卻看到了她不愿意看到的一幕,朱寶和幾個男人坐在酒吧的一角,一人懷中摟著一個妖艷的女人,其中朱寶正把酒往女人的口中倒去,看他一臉的色相,甄珠的心如同寒冬高懸的月亮,冰涼的冷光瞬間就籠罩著全身。
      
    他真的是無可救了,甄珠下意識的走近朱寶,就那么威嚴而清冷的婷立在他面前,眼中的失望和困惑在閃動的燈光下變得有些委屈:“你真能干呀,不用翻圍棷N有女孩子抱了。”
      
    朱寶抬頭驚異的看了她一眼,復雜的眼神瞬間變得輕佻起來:“哥們,這靚妞和誰說話呢?”
      
    “哈哈,今天哥們真是交桃花運了,你說吧,看中我們中的誰,哥們幾個今天一定讓你舒坦。”
      
    “哈哈。。。。。。。。”
      
    甄珠的心越來越痛,她努力不讓淚水從眼中溢中,聲音有些哀求的說:“朱寶,我想和你談談。”
      
    “珠寶是誰?妞兒今天認錯人了,不過沒關系,送**的美食豈有不嘗之理。”
      
    話音剛落,朱寶就推開懷中的女人,立起身野蠻的一把將甄珠拉倒在懷里,充滿酒味的嘴巴如同鼻涕蟲一樣在甄珠的臉上蠕動起來,聲音卻低沉的在她耳邊說:“趕快離開這里。”
      
    可是甄珠沒聽到他在說什么,委屈的淚水再也不能壓抑,“啪”的一聲,一記清脆的耳光聲在朱寶臉上響起。
      
    “你他媽的裝純潔就別來這里放騷,哥們是你打的人?”
      
    一旁的光頭男子惱怒的立起身,一巴掌將甄珠掀倒在地。
      
    天豪的眼光一刻沒離開過甄珠,看到她被人掀翻在地,馬上跳起來沖過去,對著光頭男人的胸口就是一拳,很快他就被無數個拳頭給包圍了,混亂中他喊到:“珠子,你快走開。”
      
    酒吧的保安平息了這場斗毆,天豪的鼻血落在白色的衣服上,如同朵朵怒放的寒梅,甄珠彎下腰抱著天豪說:“你疼嗎?我們去醫院。”
      
    天豪在血中露出幸福的笑容:“珠子,只要我在你身邊一定不會讓別人欺負到你。‘
      
    大滴大滴的淚珠從甄珠眼中滑落,斜倒在沙發上的朱寶心里早已被撕裂,長長的口子涌出來股股熱血,看著自己一直牽掛的女人被掀翻在地,除了冷漠他什么也不能做,肩頭背負的是威嚴的國徽,他想去扶起她,可是他不能。
      
    “少他媽的在老子面前玩柔情,哥們幾個換地方玩,好心情全被你他媽的搞壞了。“
      
    走過天豪的身邊,朱寶還不忘踢了他一腳,甄珠起身想拉住朱寶,她不甘心他變的如此冷漠,她想知道他為什么會這樣,可是天豪緊緊的抓住她的手:“他們不配和我們斗,他們是社會的垃圾。“
      
    走到門口的朱寶回頭用愛憐的目光看了一眼甄珠,拖著疼痛的身心消失在夜幕里。
      
      
    <三>
    如果一定要給個理由,只能說天豪太優秀.經歷了酒吧事件,珍珠無法
      
    再硬下心腸拒絕天豪的柔情細膩和無微不至的體貼.天豪從不勉強珍
      
    珠,總是在珍珠的眉頭還沒皺起前讓她平靜.
      
    午夜難眠,輾轉眼前的卻是那讓珍珠恨不得咬上一口的頑劣珠寶以及
      
    無數次涌上心頭的珠寶強吻自己的情景.似乎能清晰地嗅到珠寶身上
      
    獨特的青年男子的體味夾雜煙味和酒精的味道,更有那刺臉的胡茬.撫
      
    摩,暗夜里珍珠只覺自己一張俏臉滾熱火燙.
      
    又是個周末,難得的沒有加班.珍珠狠下心拒絕了天豪的邀約.獨自
      
    驅車去了無憂湖.
      
    夏末,夕陽落山,漫天的彩霞,湖邊涼風習習,湖心漾起漣漪.
      
    珍珠獨自坐在湖邊的長椅出神的看著遠方.不知過了多久,珍珠收回心
      
    事,眼光不經意間掃到長椅的另一端已然有人.
      
    珠寶?!珍珠吃驚道.
      
    你看天我看你,沒打擾你吧?珠寶一貫的調侃.
      
    你!!!珍珠氣急,不明白自己怎么了.看不見這家伙似乎無時無刻不想,
      
    真見到了,又是劍拔弩張.
      
    珠寶,你現在還好吧?!楞了半晌,珍珠還是決定原諒上次珠寶的無情.
      
    我很好啊.珠寶似笑非笑,你想問什么就直接問吧.
      
    上次和你在一起的那些人...都不是好人!天豪說那些都是社會垃圾人

返回列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下載王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下載王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