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悲劇中的女人

悲劇中的女人
      
   
    她是孽種,從小她就被大人們這樣罵,這罪孽在她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不該是女人。就在她快要降生的前一刻,她的父母還滿心地想要的是男娃,好傳宗接代,可結果生下來的卻是她。
    又是一個賠錢貨。她奶奶當場就像見到仇人一樣對她的降生給予了這番咒罵。
    這已經是家里的第四個女娃了,這窮困的家庭快無力養活她們了。大家都很失望,她父親甚至想把她溺死,她媽也恨她不該是個女娃。她媽在痛恨自己無能力生男娃的同時,又在嫌恨她不該投胎到她的腹中。她媽把她當成了仇人似的,好像是人們所講的鬼故事那般,是她有意要把她媽的男娃吃掉然后做她的女兒。后來她聽人說,要不是村里懂點算命法兒的左老漢說了一句:這娃不能丟,要養著她,這都是你祖宗送來的,要是丟了,將來還會生女娃。不然她也許早就被溺死了,她就這樣她茍活了下來。但后來她媽又接著生了一胎,還是一個女娃,她家再也無力撫養一個女娃。在那女娃出生后,她爸就想一把將那女娃丟進澡盆里溺死,可他狠不下心,他害怕溺死她會到陰間受閻王的審判,也害怕因此拆了陽壽,雖然他的陽壽是如此的苦命,但他還是很想活長點命。他老實巴交的人,一輩子沒干過什么缺德事,他沒這個膽。而這事,做父親的不做,別人更加不敢做。他便在她那個此生再也沒有見過的妹妹出生兩個月后,就草草地暗中托南村的馬老漢找了個買主。馬老漢是個走南闖北的耍皮影戲的藝人,他腳路廣知道哪家想要這么個沒父母要的賠錢貨。買主是一戶很遠的人家,具體是哪的,她和家人都不知道,買主也沒有留下任何信息,這是雙方約定好的,本來那年月是不能私下搞這種買賣的,要是被村干部知道非得被人們當成壞分子什么的拉去批斗不可。更何況這還是販賣人口的勾當,要是被外人哪個聽點兒風聲,那她家就完了,她爸媽非得被拉去勞改不可。村里人當時只知道她家無力撫養那女兒,便抱給了一個想要女兒的主。那真相傳出來,是最近兩年的事情,現在都分田單干了,這樣一來,大家以前不敢說的,不敢做的,現在漸漸也就開放了。她小妹的事情也就這么不知道是從哪時起,在村里傳開了,人們說了一陣子也不再說了。她也不太在意這些,只是偶爾在談起這么個事情,便當作一個話題或者當作一個問題說一說或想一想。她知道提議用錢買斷她家跟小妹的血親關系的是那個買主,那樣買主將女娃抱回家去,免得養大了那女娃知道真相后又回頭來認親。
    而她家那時也很需要錢,別的不說,就光那冬天里連床好被子都沒有,一到晚上,她就跟著姐姐們一塊擠在一張破舊的大被子里,像狗一樣地窩著身子相中科白癜風微信賬號互取暖。后來兩家商定,買主給了她家一百八十塊錢,這就是交易,沒什么好說的,那女娃從此跟她家也就斷絕了一切關系。她家有時偶爾在一塊聊天談起有那么個人,但大家也只是說說,沒誰想過去找那個被家人賣掉的女兒。再說了如今馬老漢都死了,在他未死之前,她媽曾經向馬老漢打聽過買主的信息,但被馬老漢訓了一頓。馬老漢說:你這人說好的雙方不再有關系。你莫問,俺不會告訴你的。要是俺告訴你了,今后俺這張老臉往哪去擺。馬老漢說做人要講信用,他死都不會告訴她媽真相。后來她媽也就沒再問,到死都沒問。
    也就是賣掉那女娃之后,她媽像仇人一樣,動不動就打罵她。她爸和她的爺爺奶奶也常罵她媽是無用貨,只會生女娃,很是鄙視。要是在舊中國,她的爺爺奶奶肯定會想法子給她爸再娶一房,好續接香火,但現在都解放了,雖然到處在宣傳破除封建迷信的新思想,生男生女是男女雙方的事情,不只是女方的問題,但老百姓心里卻還是那么的封建迷信,將生不出男娃的一切罪過都歸罪在她媽身上。
    在她的記憶里,她的童年從來沒有過一天的安生日子,也沒有一個大人真正疼過她。她就像她小時候跟著姐姐到田里割的野豬草,無病無災地長大了。這是她唯一有時覺得老天爺有眼的地方,沒有像別的那些苦命女娃,生病后家人不愿意花錢醫治一個賠錢貨,而在病痛里死去。
    現在她十六歲了,雖然穿著姐姐穿剩下的破爛衣裳,但出落得很標致,是家白癜風專科醫院咨詢里最標致的女兒。人家從小就說她長得漂亮,將來會找個好人家。她奶奶常對她說她長得這么漂亮,這是她的福分,將來要找個有錢的人家,那樣就不用再受苦了。她聽到這些話,很是害羞,嘴里便說:我才不嫁呢。但她心里卻把那個有錢的人家,想象的像戲里那種又有錢又很疼她的白馬王子似的人物。可她做夢都沒有想過,會被何老五害了她的一生。那是1981年農歷九月的某一天下午,那個日子她倒忘了,也根本就沒有想過要記住,當想再去記住時,卻再也記不起了,但那個傷痛卻會永遠伴隨著她的一生。
    那事還得往前說。那年村里的夏三帶她到城里一個親戚家,那親戚是縣城的,開了一家飯店,老板叫何老五。他們說定每月給她三十塊工錢,她家都很滿意。當年,那可是村里人都盼望的美事。好多人都說是因為她長得漂亮,要不然這份美事也輪不到她的頭上,跟夏三家有親戚關系的姑娘多著,找夏三說這事的人也不少,大都被夏三找各種理由給拒絕了,只選了三個,一個她,一個下村的劉小紅,還有一個是夏三的親侄女夏蘭。
    何老五開的飯店是當年縣城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開得最早的那兩家之一,吃住一條龍服務,生意很紅火。她每天跟那幾個女同事在一塊干活,她們還打趣說像吃“國家糧”似的。但那些顧客很討厭,經常在她們端盤子送菜的時候,會趁機在她們的身上捏一把。這種下流行為,在前兩年還是要被批斗的,但現在聽說什么改革開放了,這些事也就沒人再在意了。何老五說這現今什么都改革開放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何老五說過去沒解放那些年月里,這條老街就叫花街,有好幾家妓院,那時候的世界花得很。他說:將來的世界肯定也會像過去一樣花得很。何老五常在她們沒事時跟她們閑聊說些這方面的臟話,后來她才明白何老五那時是想把她們往邪路上引,有意用那些臟話引逗她們純潔的芳心,使其迷亂。
    何老五家在大城市里有人,他對世界變化的風向抓得很準,當年她也真的聽說縣城里有婦女在做賣淫的生意。但她們那幾個女同事都沒干,有客人曾經對她說過只要她肯做,愿意給她五十塊的高價,但她拒絕了。因為那年月人們的觀念還很保守,她們沒人愿意為了錢去敗壞自己的名聲,被捏幾下,不反臉,已經是最大的容忍和羞辱了。要不是為了那每月三十塊的工錢,還有就是想留在城里多看一看城里的世界,想在城里找條活路,不然她早就跑回家去了。
    她第一次被客人捏時,尖叫了起來趕緊跑開,想回家,嚇得要命。但何老板卻對她說客人酒喝多了點,跟你開一下玩笑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讓你掉斤掉兩的。她也沒有劉小紅那般剛烈,那天劉小紅被一個客人捏了一把奶子,劉小紅氣得將手里端著的菜盤朝那客人砸了過去,那事鬧得挺大。后來何老五將劉小紅辭退了。但她沒那個膽,主要是她不愿意回家。如果真的像劉小紅一樣回家了,她害怕她的父母會責怪她不懂事,而且她還怕因為這樣回去會讓村里人說閑話,小時候她就聽她媽講過有一個女人被男人在夜里攔著后,那女人到村長那里告了狀,結果那女人名聲就壞了,再也沒有正經人家要了。她害怕這個,一個女人她就是一個弱者,這種弱者最值錢的東西就是自己的貞潔。劉小紅回家后,就被村里人說過閑話。這些她回家時聽她媽講過,她媽還問她是不是真有這么回事。她不敢騙她媽,就直說了。她媽告訴她如果是真的,只要他們不碰壞她的身子,保住處女身,將來結婚給自己的男人留了紅,她男人也不會說三道四的。她媽說:摸幾下就忍著,千萬別講出去。她媽還說:這多好的生活,一天不用下地干活,不用日曬雨淋,一個月下來就能拿到三十塊工錢,那可是農村里好幾個月的收成。這些即使她媽不告訴她,她也懂。她知道如何去權衡事情的利弊,生活本身就是最好的老師,用不著誰來教導,她懂。她為了這些就這么忍了下去,漸漸也學會了應付那些好色的客人,不再只是嚇得趕緊跑開,而是會調笑著跟好色的客人周旋起來,比如他們想捏她的奶子,她就扭一下身子,給他們個屁股摸,或者在打笑中她借機用東西擋開他們的臟手什么的,這都變得習以為常了,更何況城里那年月已經開始謠傳有賣淫的丑事再次出現了。她覺得這個世界真的變了,像一覺醒來就變了似的,變得讓她感覺無比的陌生,變得讓她恐懼,也變得讓她驚奇不斷。
    她在城里呆了兩個月后,覺得城里的生活很舒服,不想再回到農村去。在那窮山溝里,什么都沒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去她倒不覺得那種生活有什么枯燥,只是在城里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后,見了點世面,將自己以前的生活方式跟城里人的生活方式斑蝥酊 斑禿一比較,她的心就變了,她覺得農村里的生活像死水。有時她從縣城回家,人家都說她變得像城里的小姐,白白凈凈的,穿著也很體面了,很是光榮。尤其是在飯店工作吃的很好,一日三餐,每天還能吃上一頓肉食,這是在家里做夢都想不到的好伙食。兩個月不到,人變得白凈了,身子也比以前抽條了,顯得更水靈了。村里那些小伙子,一個個把她當作夢中情人似的,一見到她,就會顯出憨態可掬的樣兒,她看到他們那副沒見過世面的傻樂勁,一想到城里男人的那種灑脫勁就止不住覺得他們土里土氣的,止不住想笑。有的還在她家后山上唱起了山歌。她聽得出是誰,其中有一個是海仔。小時候他們常在一塊玩過家家。她做他的新娘,他做她的新郎。這些她一輩子都忘不了。他很疼她,小時候總像一個大哥哥一樣照顧她,誰要是欺負她,他就總會上前去保護她。
    你又要進城么?海仔突然從路邊山坡上的草垛里跑下來,站在她的面前問她。想必這窮小子是專門在這兒等她的。
    她被海仔嚇了一跳。她是昨天下午回到家,昨晚她聽見有人在她家后山唱山歌,凄凄哀哀的調門,她聽得出是海仔的聲音。現在他們都長大了,都知道男女有別之間的害羞了,不像小時候那般能大大方方地走到一塊談笑自如,總有些別扭。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村里人見他們走到一塊,就取笑他們倆是“兩個婆”(夫妻),因此他們之間的害羞情緒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了。海仔家境很窮,他又沒學過手藝。她媽當然知道他們倆有這方面的意思,不僅村里人取笑她女兒跟海仔是兩個婆時被她親耳聽見,就是女兒有時叫海仔哥的聲音,她做母親的也能聽出這女兒對那窮小子已經有意思了。于是她不得不早點在女兒的耳邊吹吹涼風,她媽說:海仔沒出息,跟他爸一樣只會種一輩子地。現在社會形勢好了,你在城里要好好干,將來有機會找個城里的男人,吃國家糧去,即使不吃國家糧,到了城里做點小生意,也比在農村過日子強一萬倍。當初她很討厭她媽這些勢利話,而現在當她在城里工作了兩個月后,見了些世面之后,她覺得她媽說的話才是真理。

返回列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下載王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下載王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