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能量

能量最早是物理學上的專用名詞,是描述物理系白顛病初期統做功的本領。后來2012年因倫敦奧運火炬而有了正負情感之分。治白癜風的醫院正能量是健康樂觀,積極向上的動力和情感,是社會生活中積極向上的行為。負能量則是相反的一面,負面情緒的集合,它可以使人擁有一個消極心態。這兩個名詞是我們國人專屬增加了別樣情感。   

  于是正負能量之戰突如其來。遠離,避之不及,原來冷漠的世界更加冷漠了。幾年來,一些人兒童白癜風的治療的所作所為牽動著幾乎全國人的心。“壞人變老了”“扶不扶”“訛人”“道德綁架”“出軌”“自由戀愛”“仇富”“噴子文化”這些詞引領著關注度,糾結千萬顆心。然而,當大家站在道德制高點“揮斥方遒”“糞土當年萬戶侯”時,很少有人認真地去想詞語何來,為何而來。   

  人是有思想情感和愛的生物,是地球上處于食物鏈頂層的動物。人與人之間有特殊的約束,特殊的給予,特殊的信仰。所以人是一個社會型物種。然而,這種特殊卻日漸消逝。當人們遇到負能量的事時,去改變的很少,去逃避的很多。也許是出于當下生存本能。孔子說“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但幫其不善改之的人少之甚少。而這冷漠與遠離不是負能量嗎?!當每天“曬”正能量時,總是如此自欺欺人。“老人訛人”——也許訛個大款,子女生活就不會那么苦;“仇恨富人”——“富”的很多不平,“有錢能使磨推鬼”;“噴子文化”——比不過別人家的小孩,“自私”的利欲熏心,不為己的“天誅地滅”。多少夢想止步于口水之下,多少“愛因斯坦”夭折于嘲笑之間。變態的愛,變態的心理,變態的人生觀,扭曲的價值觀,自私的世界觀之下的“正能量,負能量”。   

  可怕的不是負能量,可怕的是一雙雙冷漠的眼神和一顆顆避之不及的心。   

  有這樣兩個故事:馬丁的德國神父留下的悔恨之語:“起初他們追殺者,我不是者,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后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此后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最后,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據說北京一位雜文作者潘多拉先生專門著文說不再引用這句話,理由主要就是與我們的現實太脫節,或者說,話在中國是不能這樣說的。   

  還有一個是我看過的視頻。一個農民工帶著一些工地用具(都打包好了,而且不多)坐地鐵,上了一個比較空的車廂,里面有八九個人。地鐵上有座位,空座位一端是一個時尚靚麗的女孩,另一端是一個看大學生樣的女生穿著大方合理(座位可以坐6個人)。但他沒坐,看著座位他顯得有點靦腆。他就坐在地板上靠著扶柱,然而那個時尚靚麗的女孩卻不想這樣一位衣著不太整潔的建設者、勞動者出現在她那美麗的眼睛里。她開始向著他亮出她那犀利的眼神,并且開始“驅逐”。慢慢的,言辭運用的比寫作文都要流暢,還有點洋洋得意。那個大方女孩眼中充滿著淚水,用著低沉的喉音發出“那些高樓大廈誰建的”,然而靚麗女孩依舊如此。   

  這兩個故事很沉重。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