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孔明出山

話外音:人類發展的長河中,歷史存在著驚人的相似。三國時的諸葛亮已經“出師未捷身先死”了,而在另一個年代,新新人類又將閃亮登場。   

人物:諸葛亮、諸葛夫人、侍童、劉備、關羽、張飛   

   

第一幕   

地點:孔明出山策劃室   

侍童:(手拿稿子念)賣國賊曹、砸爛孫權的狗頭,劉備隱瞞反動歷史,十惡不赦、桃園三結義是梅花黨的黑幫兇。(一邊點頭一邊拿去給諸葛去看)   

侍童:(走近前)先生,你讓我寫的標語,寫好了,請過目。   

諸葛看:嘿,不錯,再加上一句:“殺光、燒光、搶光是我們的基本國策”,明天拿去給《人民日報》,又得幾十塊錢的稿費!   

夫人:(推門進來大嚷)孔明,孔明,你給我出來,太陽都照到桑干河上了,你還不出去,一天到晚就龜縮在這破茅房里,讓我跟你喝一輩子西北風,還在門上寫什么“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我呸!   

諸葛:(長長地打聲哈欠,洋腔怪調地朗誦)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   

夫人:(手指著諸葛)你看看你這德性,怎么越看越像王志文了?   

侍童:你是來跟先生唱夫妻雙雙把家還的吧?各方面注意,各就各位,音樂起!   

(女):樹上的鳥成雙對   

(男):綠水青山帶笑顏   

(女):從此再不受那勞役苦   

(男):夫妻雙雙把家還   

(女):你耕田來我織布   

(男):我挑水來你澆園   

(女):寒窯雖破能避風雨   

(男):夫妻恩愛苦也甜   

(女):你我好比鴛鴦鳥   

(男):比翼雙飛在云間   

諸葛最后一句唱錯,少婦打他。   

諸葛:夫人掌下留情,你要把我打死了,將會影響整個國際局勢的發展啊。   

少婦:哼,諸葛亮,你別以為你喝了一肚子墨水,就比別人高一頭啊!我現在算是看透你了,原來在大學里,我是多么崇拜你,多少皇親國戚和大帥哥都被我給拒絕了,可你現在,一個月掙不了半瓶醋,你……你太讓我傷心了,你知道外面現在都怎么評價你嗎?   

諸葛:(做健美動作)說我是“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對嗎?   

夫人:呸,你想得美,人家現在編了新詞兒哪,說是“三個愁皮匠,頂個諸葛亮”!現在就三個臭皮匠的價了,還美什么美啊!   

諸葛:(嘆氣直搖頭):夫人啊,你應我知道大器晚成的道理啊,我現在是默默無聞,可指不定哪天時來運轉,我搖身一變,就讓世界充滿愛了。古人云“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夫,空乏其身,行弗亂其所為,必得先讓這人遭點罪。你看王昭君那么漂亮——都快趕上你了,不也是被擠兌得出了塞嗎?   

夫人:哼,你甭哄我,等你大器晚成那天,我都成劉姥姥了,我可告訴你,你再不給我混出個人模狗樣出來,我可當公關小姐去了,反正如今天下大亂,用人的衙門多著呢,哼!(扭頭轉身出去)   

諸葛:嘆氣地唱:唉,我家有個母夜叉,長得貌丑又霸蠻,男人尊嚴何處找,哪里哪里,到處找!   

侍童:(畏頭畏腦的走向前)唉,先生,你都不知道外面都怎么說你跟夫人呢?   

諸葛:(急切地想知道)怎么說?   

侍童(唱):哎,這里什么人最威風哎,諸葛最威,長相英俊人聰明呢,老婆卻丑,諸葛就是那鮮花哪,老婆就是牛糞咧!   

諸葛:哎,他們說的何嘗不是,可是我老婆她人雖長得朔了點,但好歹也是北大歷史系畢業的啊!   

“最是那我死的溫柔……”(手機鈴聲響了)   

諸葛:(孔明掏出手機高興地念)曹丞相為才是舉,機不可失,速來領票前往。   

孔明喜得忙去找夫人。   

侍童:(在后喊)先生,先生……   

諸葛:孔(拉過夫人報喜)親愛的,機會來了,曹那正舉辦人才交流會,我就去,非弄個師長旅長干干不可!快去把我的羽毛扇拿來!   

夫人:這么熱的天,換把蒲扇吧?   

諸葛:你不懂,羽毛扇能顯出有學問,有性格,蒲扇是我在家專門給夫人扇風用的。   

兩人相擁而下。   

   

第二幕最好的治療白癜風的醫院   

(劉備、關羽、張飛三人上)三人來到孔明家門口。   

劉備:你來自云南元謀,我來自北京周口,我握住你長滿絨毛的手,輕輕咬上一口,愛情讓我們直立行走。   

張飛:(討好地問)大哥,你又在吟詩啊!   

關羽:大哥,那諸葛亮真有那么大本事,怎么會窩在草廬里那么久呢?   

劉備:(笑著回答)這你就不知道,這是提高知名度的訣竅啊,人生價值的體現哪!   

劉備:(叩門)請問諸葛孔明先生是在這落腳嗎?   

夫人一邊嗑瓜子)沒錯兒,進來吧!   

劉備:(推門進屋自我介紹并掏出名片,關張二人肅立不動。)在下劉備劉宣德,特率關羽、張飛兩位兄弟前來拜見孔明先生。   

夫人接過名片,指張飛問)這人看著怎么如此眼熟?   

張飛:大家都說我像剛出獄的泰森。   

夫人:抽煙不咯?   

張飛:新一代健康型古惑仔是不抽煙的。   

夫人笑著回北京看白癜風專業醫院答)那請坐吧!真不巧了,我老公被人拉去喝酒了,這些天,老有人請他去做事,也就當個主任、部長什么的,你想我們孔明能圖這個嗎?兵荒馬亂的,哪有在家呆著舒服?做點學問,教幾個學生,好歹也算個希望工程,您說呢?   

劉備:(尷尬著笑)久聞孔明先生高風亮節,想不到夫人不但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貌,而且還談吐優雅、見識非凡。今天既然先生不在,我們兄弟改日再來拜訪。(回頭一手勢,關羽遞上一盒禮物)一點心意不成敬意。   

夫人:這怎么好意思呢?   

劉備:咳,只不過是幾袋伊利綠色牛奶和一雙浪莎連襪褲而已,還請笑納!在下告辭了。(走出茅廬)   

三人出門。   

張飛:這娘們兒,說話靠不住!    北京專治白癜風的醫院哪家比較好

關羽:大哥,諸葛亮八成就在屋里,不出來見咱。   

張飛:(忍不住責問)讓我一個人去,我一條繩子就把他捆了來,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就惱火讀書人這丑毛病。   

劉備(手一擺)不許亂來,我想諸葛亮今天,八成是去曹那兒應聘去了。   

關羽:(怔了一下)啊?   

張飛:大哥,那為啥咱還要白來一趟?   

劉備:(詭秘地笑)這叫擒賊先擒王。   

三人下。   

   

第三幕   

夫人查看禮物時,孔明和侍童進屋。   

夫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