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戲宴 qp1d3nrx

今天,旖旎小城里的雨下得很紛然。一片朗潤的韶華順著飛檐滑落在青石板路上。   

  坐在景區一家清閑的咖啡館里,木訥地看著手提電腦的屏幕上閃爍的光標,好像在痛扁著你心里卑微的幸福。   

  我對著它兀自惆悵著。   

  抬起頭看著那張有些陌生的臉,倒是他的嗓音還如昔日清澈:“這里倒是變了不少。”   

  我笑著點了一下頭:“物是人非了。”   

  我抬起眼瞼看他揚起手叮叮當當地攪拌著那杯濃郁到可以融化少女心尖的咖啡,細心地灑進一點糖,手腕上的CUROM閃爍著滑到手肘。   

  早已沒有了三年前的風塵仆仆和青澀動人,換上了一身成熟穩重的偽裝,不得不說這偽裝讓他更引人注目了。   

  人紅了就是不一樣,看眼前的小武,心里不知道是為他慶幸,還是為自己感傷。   

  我脫下擠腳的鞋子,盤蜷起腿坐在沙發里。   

  時間在風聲里變得婉轉動聽,三年后的今天我們相逢。   

  說不清是對物是人非的感傷,還是對舊日美好的懷念。   

  我扭頭看外面的雨天,巷子還是那么窄,舊木門老石凳都還在,燕子念舊年年歸來,桃花紅紅火火盛開。   

  只是我們早已在不同的路上分道揚鑣,偶爾累了回頭撿起那時候的天真,笑一下曾經的瘋狂,繼續走向未知的遠方。   

  一路向南   

  三年前,我初入文場卻處處失意,心里的憋屈和年少的叛逆細滋慢長。   

  每個青少年都需要一段與世界為敵的光陰證明自己,慶幸的是在這時光里我們都會碰見一個人,他們或讓你瘋狂,或讓你靜止。   

  就比如說我遇見了小武,我們把所有對世界的困頓消耗地淋漓極致,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會用加倍的時光來償還那七天的肆無忌憚。   

  那天午后,我獨自坐在這老街上的一家面館里,那時候這里還沒有被旅游業開發,一切都好像是被喧囂紅塵遺棄的寧靜角落。   

  只有滴答的雨水。   

  我清晰地記得相識那天下著微雨,清澈著那個年代的詩意。   

  你背著耐克的行軍包,踏著炫彩的NB運動鞋,身上穿著沖鋒衣和破洞的牛仔褲,滿臉風塵仆仆地趕來,好像一只重見天日的土撥鼠。   

  你問我,這是哪兒。   

  我說,這是南方。   

  我們就這樣認識了,后來很多天里,我都會笑自己怎么能對一個陌生人說那么多自己的故事,后來才明白,每一次遇見我們都無法拒絕。   

  你在臨走那天對我說,你想當一個羈旅俠客,一路向南。   

  我總是佩服你有這種勇氣,甚至想跟你一起豪放不羈,跟你一起笑著逃亡,逃向未知的遠方。   

  雖然現在想起來,當年的我們只不過是有一腔孤勇不知天高地厚罷了。   

  你讓我繼續留在這里,你說這是一座有靈氣的城市,而像我這么清澈無染的女子應該在   

  這里生活,就像瀟灑的隱士閉門滿北京白癜風醫院世紅塵。   

  你讓我答應你繼續文學創作,你說你能看得見未來,我們都會在彼此的路上過得很愉快。   

  你說你還會再來,因為這個城市里有一次邂逅,讓他在向南的路上無怨無尤,因為這個城市足夠漂亮,輕巧地牽過他的靈魂。   

  于是,我因為這份承諾,在無數最艱難的路上,在無數責編最氣惱的催稿中,摸爬滾打地走過來了,一個人握一支貧瘠的筆書寫心中的萬千思緒。   

  一起度過的短短七天,變成了日后向前的動力,也幫我們度過了許多困苦的時光。   

  后來很多天里,每次郁悶的時候我都會獨自坐在初見的面館里,幻想著什么時候你能因為旅途奔波的繁碌而重回這里。   

  然后我們相見。   

  這讓我想起一句曾經風靡TVB的廣告詞,我不是喜歡吃面,我只是想多見你幾面。   

  所以說,情義的寶不寶貴,不在于走過多久,而在于走過多少。有些人把一輩子都托付給你,你還是一個轉身把它迷惘在風中,有些人陪你一分一秒,你打算用一生來忘記還總是想起。   

  我知道,就算你不會再來,我也不會怪你,不會怪罪我們當年的見面。這一世行走,從始到末,會遇見無數的人,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與你情深。   

  即使知道萍水相逢,我們也曾經一起寂寞地看著熱鬧,這也是極好的。   

  久別重逢   

  拉開厚重的窗簾,細小的灰塵飄灑在空中,外面的白癜風的治療過程中出現紅腫情況是否正常雨絲輕輕淺淺地勾勒出南方特有的曼妙。突然覺得,今天有點像我第一次見到小武的日子。   

  打開電腦,卻收到小武發來的E-mail:我怎么找不到那家面館了。   

  我在衣服堆里摸爬滾打,噴上輕香水,一路飛奔。   

  心中暗罵著該死的小武怎么到了現在才打算回來。   

  我覺得我就像在趕赴一場重要的宴會,宴會里有我們的當年。   

  可是看到小武的那一刻,所有心中的此起彼伏都被熄滅了。   

  我們都不同于三年前那兩只花里胡哨的小獸,掙脫成見的枷鎖,奔跑在道路的斜前方蹦蹦跳跳。   

  有一股陌生的氣息把我們兩個環繞。   

  他不再是一身旅游者的裝備,而我也北京中科白癜風醫院沒有穿那些年的原宿潮流;他不再是一頭灰塵撲撲,而我也不再是素面朝天。   

  也許當你要跟一個打算見面,一直想見的人終于相逢的時候,你最能看清楚自己的變化。   

  看來就算面館還在,我們也都沒有勇氣再去里面點大碗的蓋澆面,就算這里不是旅游景區,我們也都沒有勇氣再到西市去喝得酩酊大醉。   

  他回頭看到了我,先是一怔,然后迎面走來,他問我,面館呢。   

  我跟他說,被改成了咖啡店。   

  其實我真的想對他說的是,幾年不見,這里的一切都變了。我們,都變了。   

  我看坐在對面的他優雅地依著沙發,桌上漂亮地擺著他的PRADA錢包,一身GUCCI,噴的香水味道很濃烈。   

  他眼睛里星光閃爍,他問我:“文字這條路走得還不錯吧?有粉絲跟了吧?”   

  “還沒想那么多。這幾年的變化遠遠趕不上你。”   

  他有些尷尬地笑了一下。   

  的確,身邊紅人不算多,小武就是其中一個,當年只想一路向南窮游中國,未想現在的足跡已經要遍布全球。   

  而且還一路大紅大紫起來了。   

  “走,出去逛逛。”   

  他紳士地站起來,接過我一旁的包。   

     

  我們準備走上古橋,三年前他在那里抽了人生第一支煙,喝了人生第一口烈酒。因為橋的階梯比較陡的緣故,他轉過身牽起了我的手。   

  順便笑著打量了我一身的行頭。   

  “看來這三年,我們過得都不錯。”走上橋,他看著波光瀲?的水色,“編輯評語段首請空兩格,文章通過審核后,系統會自動排出標題及作者名字,不需再在正文中標文章標題及作者名字,請以后注意。(編輯留)

ding呀 支持












大學生實習網

TOP

返回列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下載王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下載王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