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一寸光 cz0e3ptf

1   

  我和程淼路過一起念過的高中,不由自主停下了腳步,看著這嬉戲打鬧的學生,心中不免有些憂傷。時間真是個騙子,讓中科白殿瘋醫院解析兒童常識這里什么都變了,沒有了我愛的人,只殘留下零零碎碎的回憶。   

  “怎么樣?愛了這么多年的人就這樣結婚了,心里不好受吧。”我回過神兒看向程淼,他俊俏的臉上滿是嘲笑。   

  我故作不在意,輕哼一聲:“你有什么資格嘲笑我,你不也一樣!”說罷,我快步走開,不想再同他多說一句。   

  “喂,蘇千杉。既然同是天涯淪落人,不如去喝一杯?”我回頭看著他,他還是和以前一樣的習慣,喜歡把雙手放在褲兜里,看起來很隨意的樣子。   

  或許,他是唯一沒有變的人。   

  2   

  高一那年,我還不算成熟,喜歡做顧曉凡的跟屁蟲,不,應該是從初一開始,就喜歡做他的跟屁蟲。   

  那會兒,我對他印象很不好,總覺得他是個壞孩子,家里大人也總說壞是會傳染的,因此,我并不敢與他有過多接觸。   

  那時的我,個子矮矮、黑黑瘦瘦的,整個人就像一根草兒,軟弱無能,班里同學唯一的樂趣就是欺負我。他們在我的課桌上畫滿烏龜,用沾滿油水的手在我的衣服上蹭來蹭去,把我的飯菜里捏上幾撮泥土,然后他們在我背后,指著我開心的笑。我每天都會在回家的路上大哭、發泄、再大哭,直到把眼淚哭干才敢回家。   

  我對顧曉凡的崇拜,來自于我頭破血流之時。   

  那天上體育課,不知他們從哪里找來的石子,非要我陪他們玩,,我知道他們并不是真心要和我玩,我便不太樂意。他們見狀,竟拿起石子向我拋來,我措手不及,一個石子非常完美的砸中我的腦袋。我感覺腦子暈乎乎的,好熱好熱,抬手一摸,全是粘稠的紅色液體。   

  他們似乎有些害怕,想要逃走,卻被沖出來的身影攔住,那抹身影迅速推倒先向我拋石子的那人。那人看到比自己高出半頭的身影,竟忘記了站起來,他的同伙也都愣住了。   

  待我看清來人是誰,他卻已指著他們破口大罵;“你們只會欺負同學?父母是怎么教育的?沒有一點羞恥心,再敢欺負她試試看。”說罷,不顧驚呆的眾人拉著還沒回神兒的我走出場。   

  那一刻,他就像從空而降的天使,落在我的身旁守護著我,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著,而顧曉凡就是這個天使。   

  之后的日子里,他們再也沒有欺負過我,顧曉凡也從我心中的壞小子形象升級成了英雄。   

  但這件事情并沒有因此而告終。   

  顧曉凡以毆打同學的名義被學校勒令退學,他的父母又是低聲下氣,又是掏腰包,才被改記大過一次。我心里很是過意不去,就想方設法的對顧曉凡好,時間久了,便順理成章做了顧曉凡的小跟班。   

  3   

  姜蜜的出現,打破了這原有的一切寧靜,不,應該說她簡直就是上帝給我的一記晴天霹靂。   

  姜蜜是從七中轉校來的。七中是市重點高中,多少學生向往,她從七中轉到二中證明她不是有目輔助治療白癜風有何方法的,就是個大傻子。   

  她來的那天陽光正好,打在她瀑布般的黑發上,她微笑著慢慢走來,停在我面前,對我說:“同學,我能坐這兒嗎?”她用手指了指我旁邊的空位。   

  有美女來之,理當不拒,我笑得像花兒一樣,說:“坐吧坐吧。”   

  我與姜蜜越來越熟,漸漸的,由我和顧曉凡的二人行變為我與顧曉凡、姜蜜的三人行。   

  后來,姜蜜每天都會跟我說悄悄話,而顧曉凡總是從我口中了解她的過去。   

  他好像也為她做了好多事。他好像會在炎熱的夏天拿給她一個冰淇淋,在寒冷的冬天遞給她一杯暖暖的奶茶,在煩躁的下雨天為她高高舉起一把傘,也會找各種各樣的理由把我支開,留給他們獨處的空間。就這樣,一直持續到顧曉凡對我說,千杉,我喜歡姜蜜,你一定要幫我。   

  我直直的盯著他,我以為我出現了幻覺,但想起顧曉凡對姜蜜的寵愛,對我的忽冷忽熱,我好像完全相信了這個事實。眼淚不知不覺從我的臉頰劃過,落在我的手背。明明是熱的,可為什么我的臉,我的手像是上了凍,冰涼冰涼。   

  顧曉凡見我在哭,以為我受了什么委屈,慌忙問我:“你怎么哭了,是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幫你教訓他。”   

  我沒有說話調頭走開,任顧曉凡怎么喊我都不回頭。這是我第一次沒有理他。   

  難怪姜蜜不讓我告訴顧曉凡她有男朋友,她來這個學校就是為了她男朋友,她每天都會和她男朋友約會。原來她什么都明白,她知道顧曉凡喜歡她,而我喜歡顧曉凡,所以她什么都不讓顧曉凡知道,她就這樣自私的讓顧曉凡一直愛下去,或者說,她從未想過我,而我,像個傻子一樣對她好。   

  我躲在角落里,哭得胃里翻江倒海。近在咫尺的男聲傳來,“蘇千杉,你都哭成豬了,太丑了。”我睜開眼睛,一張放大數十倍的臉出現在我面前,我嚇得站起來,下意識的后退幾步。   

  是程淼。我看到他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兒,頓時產生了厭惡,狠惡惡地說:“要你管!”   

  程淼站起身,見我兇巴巴的樣子,似乎溫柔許多,從口袋里掏出紙巾,拉了拉我的胳膊,“能跟我說說怎么回事嗎?”   

  我看看他,接過他手中的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說:“沒事。”   

  我決定要回去跟顧曉凡說清楚,我不能讓他的心就這樣被一個自私的女生帶走。   

  程淼像是看穿我要走的想法,順勢抓住我的手,又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并不想與他有過多糾纏,干脆地甩開他的手。   

  我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圖書館,跑到河邊的涼亭,跑到我們經常去的奶茶店,最后在男生宿舍找到他。他的室友見我在哭感覺情況不妙,全都找借口出了宿舍,只留下我和顧曉凡。   

  我一邊喘著氣,一邊流著淚,我對他說:“顧曉凡,你清楚你愛的人嗎,她北京白癜風醫院就一副假清高的臉,她自私自利,你就放手吧!她有男朋友,她男朋友是二A(6)班的程淼,她就是為了程淼才來這所學校的,她不告訴你就是想讓你一直愛著她,你明不明白!”顧曉凡為我擦眼淚的手,像是著了魔一般打在我的臉上,冰冷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我怔了怔,哪里顧得上火辣辣的臉,心里腦子里全是顧曉凡的表情和那個字。我的血液就像是迸發了,一股勁兒沖到了腦子里,我吼道,“好,顧曉凡,是你讓我滾的,我滾,我滾了之后就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顧曉凡從來沒有這樣對過我,卻為了姜蜜打了我一巴掌,就憑這點,我會記住他一輩子,也會記恨姜蜜一輩子。   

  4   

 編輯評語段首請空兩格。(編輯留)

返回列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下載王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下載王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