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父子 knaklaev

一   

     

  耕種時節到了。拖拉機噠噠噠深翻著土地。雪白的化肥被唰——唰——撒向了油黑的土地。旋耕機沙沙沙將化肥土糞跟沃土合均,將牛頭大的胡基{土塊}殺成了粉末。播利種機在手扶拖拉機的牽引下,播下了粒粒良種……啊,一幅繁忙而合諧的耕種圖。   

  在這圖的一隅,常儉老漢左手揚著鞭桿,吆著老黃牛,右手扶著犁把。狗娃用笨重的?頭打著胡基。常儉老漢年過花甲,身子骨很硬郎。跟他同齡的人都風趣地叫他年輕老漢。   

  爹呀,人家既快質量又高!農業社時握過方向盤的狗娃,手里癢癢的,他提醒爹。   

  哼,我種了一輩輩地,沒那么多洋東西,也沒見把我餓死!   

  地犁完了。狗娃去地頭提麥籽。這哪是麥籽呀?是從麥包里挖來的麥子。昨天,村上從種籽公司購來一批良麥種,單價四毛五,畝下籽量三十斤,水足肥飽,畝產可達千斤。狗娃向爹要錢去買。爹卻說,我種了一輩輩地,沒用過騙人的鬼種子,照樣打糧食。常儉接過麥袋,氣又?來了,你拿這么多做啥呀?!   

  一畝三十……   

  你娘的屁!嫖客日的不聽話,你欠一口也不放碗!唰地只倒了一半,按十五斤撒起來。   

  第二年夏天麥上了場,鄰地畝產一千零五十斤。而常儉家畝產二百八十斤。兒子怨,老漢也納悶,是不是土地神在作怪?   

     

  二   

     

  老是玉米面攪團、連鍋面條、糝子泡饃。狗娃多次提出割肉,爹卻說,這白面做成啥飯,吃起都比肉香!唉,那年年饉,我去了解診斷和治療白癜風方法賣柴,拿著雞蛋大點豆渣,餓得不行了,才啃一點點。沒防顧,叫人一把搶了去。我去攆,他竟?地撇進了茅屎坑!我往回走了幾步回頭看,他又撈?來大口吃著……每聽到這,狗娃啥也不想吃了。   

  今天未婚妻來哩,狗娃要破破家規,下了中班就朝肉食店走去。自定了親后,未婚妻常來縫補漿洗、抹門窗掃院里…….屋里變得干凈而有條理了。   

  飯菜擺到爹的炕上,就等爹回來。盡管,炕上是牛皮紙貼了又貼的爛席、補丁摞補丁的被子,卻絲毫不影響兩年輕人的說笑。   

  哎,收音機哩?秦腔戲開啦。未婚妻尋視起來。   

  狗娃愧怍一笑,還在商店哩……   

  見他這么幽默,她咯咯笑起來……   

  常儉抱著一梱爛柴火回來了。這么熱的天,他還穿著粗布裌祅,補丁挨補丁,針腳很稀,出自他自己的手。好在沒了白“地圖”{汗跡}。他心里很高興。托人給兒子說的媳婦,沒過門就孝順勤快。好兆頭!嗯?進門看到炕上擺的豐盛的飯菜,他不由臉抽緊了,惡惡哼了一聲,拿起煙鍋就走。未過門的兒媳爹呀爹呀地叫,都沒叫住。   

  飯菜再香,未婚妻也拿不起筷子。   

  哎,哎哎,狗娃騫地想到了電影院上映的新片子,快吃,吃了咱倆去看電影。好不好?   

  她笑了,你就穿這身又爛又俗氣的衣服去呀?   

  她從提包里取出了一件灰的涼上衣,幫他穿上。嘿,不長,不短,不俗也不亮。   

  自行車哩?她羞望著他。   

  搭11號車{步行}不是更安全嗎?   

  她臉刷地陰了,她終于明白了這個家的境況。吃穿住再差,她都能諒解,可連個收音機自行車……啊,他手腕上連個手表,腳上連襪子都沒有!   

  吝嗇鬼!她狠狠罵了一句。   

  不。我爹說現在的日子天天像過年……   

     

  三   

     

  狗娃見爹的笑有兩次,一次是他病了,很重。吃藥,打針,又好了,爹笑了;前些年年底領到了工資,全給爹交了過去,爹數數,笑了。別的時候,爹總是陰冷著臉,愁事重重的樣子。爹對他說的話,有兩種,派活時的命令;他有錯時的訓斥。沒啥事,父子可以幾天不說一句話。   

  臘月,狗娃結了婚。   

  晚上,夫妻在炕上談笑耍鬧起來。爹去親戚家了。爹在,他們是不的。明年甭去搞副業了,干你的老行當吧。妻?地把狗娃朝前一推,狗娃借勢趴了下去。她一下騎了上去,兩手像抓著方向盤在空中懸著,嘟嘟,嘟嘟,快開走呀!狗娃馱著妻走來走去。哈哈……咯咯……她光顧了笑,咚地栽了下來。狗娃也哈哈大笑起來。兩人笑成了一團……   

北京白癜風醫院  興得很嗎?!   

  院里一聲炸雷,夫妻懵然了。這么晚爹竟回來了。   

  往后絕不許胡鬧騰!   

  好像旺火上澆上了一盆水,不由噴出了煙氣;更像巨石下的生命再也受不住壓了。狗娃說,誰像你,成天吊著臉,像欠你啥似的。   

  一向乖順的兒子,當著媳婦的面,竟敢和老子?嘴,不剎住這邪氣,往后可怎么得了。   

  嫖客日的你管不著我!你媳婦大熱天的穿襪子,燈往明里亮著……你就不管?!再管老子,看我不把你舌頭割了才怪!   

  狗娃妻嗚嗚哭起來,誰家娶媳婦不是大立柜、沙發、電視機……你的哩?只有老式箱子老式柜。鳴鳴鳴,連占炕被子和鋪的都沒有。嗚嗚,我熬夜看看書,都教不看,笑一笑都不行。這人咋活哩?!嗚嗚……   

  急啥哩,今年發了工資,咱個自置。先買輛拖拉機……   

  你、你你敢不給我交錢!你、你你敢買拖拉機……常儉老漢氣壞了。兒子不交錢,就是奪了他的權。怎么能不氣呢。他也有方子,分家。一分家,你娃會心?會種地?會過日子?不會。再不行,就啥也給你不給。他要鎮住兒子,交出錢來。但,事與愿違。   

     

  四   

     

  分家后,狗娃夫妻搬進了生產隊的辦公室。還真買了輛拖拉機,每天能掙三十多塊錢哩。卻并不快樂。他們時時惦念著老父親。出車一回來,就去看。   

  常儉老漢給兒子啥也沒給。兒子也沒下話要。下話要,怎么能不給呢。他心里更痛怨更擔憂了,你買拖拉機是活人過日子嗎?這是引火上身!常儉老漢可以坐下吃,但他要做。腳上這鞋,大拇趾都露出來了,鞋底透了,他不換上兒媳婦做的那雙新的,卻在里邊墊些廢紙。走路時腳步由咚、咚變成了撲沙撲沙。腰越發彎下去了。頭卻努力向上昂著。布滿擔憂痛苦的眼睛迷惘地望著。跟先前一樣,回家時,他胳肢窩總要夾梱拾的柴火或撅的牛草野菜。空著手,他是白癜風的原因都是什么不進門的。快到家了,手若還空著,昏花的眼便極力尋視起來。突地眼睜大了,側身不遠處有個半截磚頭。有用的,連茅房外的土疙瘩也有用上的時候。他撿了起來。這才往家走……   

  常儉老漢病倒了。兒媳給他喂起了雞蛋面條來,他痛苦地咽下一口,就再也不張嘴了。后來,他說,給我,做碗,玉米糊糊。兒媳一聽,淚刷地涌了出來。玉米糊糊端來了,他吃了整整一碗

返回列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下載王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下載王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