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城堡

城堡
      
   
    (一)
    筱其實是越來越相信冥冥之中命運自有安排的。所以現在的她,學著隨意,學著放松,不再無時不刻都繃著全身的神經……雖然,也許,命運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奇跡是可以自己創造出來的,但是,這是在你不違反命運之神旨意的前提下。比如,可能你已經設定了很多套天衣無縫的方案,死亡之事勢在必行,你已經走上天橋,你準備縱身躍下去,可是這時偏有個年輕的大帥哥找你搭訕,你心想不要煩我我想死,可是他是那么帥啊,那就理他一下下好了……可是,侃著侃著,你暈菜了,你忘了你一心奔赴黃泉的決心和勇氣了。最后那個帥哥請求你做他女朋友,你欣然接受……呵!沒有過不去的門檻,沒有跨越不了的悲劇,女人啊,最大的痛苦也許只是寂寞、找不到一個男人的肩膀依靠而已。現在這些都有了,還想著死干什么呢?
    15歲那年,在父親因肺癌最終醫治無效去世的那個早晨,在所有人都忙著籌備父親的后事,在一片哭聲震地的背景下,不知道什么時候,筱拿了父親那輛心愛的別克的鑰匙,一個人溜到車庫,插上鑰匙,發動馬力,直接破門而出。其實那個時候,筱根本還沒學會開車,她只是記得以前坐在駕駛座旁邊時,父親會開玩笑的說,筱要快點長大,學會開車,然后載老爸去兜風啊。然后父親就會指著那些油門、排檔說這是××,那是××。是什么呢?筱根本還沒記住,但父親就已經離開了:爸,你還沒教會我呢。你怎么可以離開呢,怎么可以?
    筱開著車上路了,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還沒有出事。她在車庫里搗鼓了一陣,然后就出來了……爸,如果你看見我學得這么快,你會不會很開心呢?別人要花多少錢,多少時間才可以學會的事情啊!
    筱那時其實也沒想過要,她就是想做點什么,做點什么可以讓她遠離那些哭聲,那些悲傷。可是她也沒覺得生命是多么地可貴,她覺得隨緣吧,就這么去了也沒所謂啊,還可以陪陪老爸,他該是多么孤獨啊。
    于是筱竟然有點愜意地開著車,越來越快,越來越順手……
    其實也沒什么,在轉彎時她剎不住車,撞到了欄桿上而已。而且她也只是受了點傷,一點也不像她在出事的那一刻想到的一樣:睜開眼睛她就可以在天堂了。睜開眼的那一刻,她看著明晃晃的日光燈,異常清醒,她去不了天堂了。看來上帝也嫌她麻煩,不想收容她,她只能繼續在人間待著……可是她看到了另外的、別樣的東西:媽媽的不屑的眼光。不屑?好奇怪,女兒出事了,媽媽不該是心疼焦急的眼光嗎?可是真的不是,她的媽媽異常不屑冷漠地告訴她,爸爸最心愛的別克沒了,而家里也因為爸爸三年的高額醫療費買不起第二輛哪怕是北京吉利那樣的車了,另外,爸爸的喪禮結束了,爸爸已經安然地走了,換言之,筱見不到爸爸的最后一面,送不了爸爸的最后一程了。最后,那樣的媽媽告訴她,以后,她必須明白,生命固然是自己的,有一天你不要它了,除非你確保你能夠徹底地結束它,不然不要浪費精力,也浪費別人的醫藥費。
    生活啊,不外乎如此而已,閉上眼睛,忍一忍,有什么不能過去的呢?太陽還是會升起來的啊,雨總會停的嘛,彩虹也會露臉的,疤痕也會淡掉,因此,憤怒、悲傷、恐懼、絕望,所有的黑緒,也會被刷白,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粉刷更絢爛的顏色,例如紅、橙、綠之類的,如果你不嫌耀眼的話。
    (二)
    筱是孤獨的。一個人,每天睜眼閉眼,停停走走,來來去去,晃一晃,忽然就一個人晃過了那么多的年華。筱是喜歡孤獨的,她知道她是另類的,在學校里,在街上,在人群中,甚至在家里,她一直都是一個人。很少講話,很少笑,可是她知道她笑起來是很燦爛的,是真誠的,所以,她不笑則已,一笑就絕對是狂笑,大笑,無與倫比的豪邁。其實她也不是特別排斥人群,特別追求一個人,特別抗拒別人的接近。更多的時候,她只是嫌麻煩而已。所以她寧愿孑身一人,白癜風可以完全治愈嗎走過悲春傷秋,盛夏嚴冬。
    孤獨是,你需要別人的時候,你遍尋不著。在你不需要別人的時候,你自給自足。   孤獨是可恥的嗎?這是一直困擾筱的問題。她不明白為什么這個命題是成立的,對她而言,孤獨是習慣,孤獨是本性,孤獨是享受,孤獨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她一個人,其實是可以很享受的。常常,她一個人跑去麥當勞,肯德基,西餐廳,回轉壽司……常常,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放眼所及是模糊一片,周遭的世界仿佛只是背景而已,完全與她無關。她不需要朋友,不需要別人的關心幫助,不需要言語,不需要別人的笑容   (三)
    所以桐木是筱的一個意外。因為像筱這樣冷漠的人,竟然可以接受一個在網絡上認識的人;像筱這樣獨立的人,竟然也會在無聊的時候偶爾和桐木做些無聊人做的事;像筱這樣孤獨的人,竟然也開始覺得其實桐木的靈魂和自己的哪里的醫院治白癜風好有本質上的共同點,最起碼她不會覺得桐木和周圍的其他人一樣和自己是互斥的,這一點已經很難得了。
    筱忘了是為了哪件雞毛蒜皮的事,反正她又和媽媽吵架了。可笑吧,別人的媽媽每天關心的是女兒交了怎樣的朋友,穿了怎樣的衣裳,鼻涕止了沒有……別人的媽媽喜歡和女兒去散步、去逛街,喜歡和女兒討論崇拜什么類型的男明星,喜歡和女兒拉拉家常、聊聊八卦……可是自己和媽媽呢?兩個人好像已經習慣了劍拔弩張的相處方式,無時不刻都在挑對方的毛病,都似乎是對方的眼中釘一樣。所以對于她們而言,空氣中的冷漠已經代表和平,這樣的和平是難能可貴的,總比空氣中的硝煙讓人輕松。
    那天筱提了三瓶紅酒去找桐木。晚上10點半,在桐木家樓下的小花園里。桐木有點詫異地看著筱,筱笑了,她舉起一個高腳杯遞給桐木,說:來,陪我喝酒!桐木看著筱,她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可是他知道不是,他知道她最高興的時候就是她最難過的時候,但他沒有說出來,他也咧開嘴笑了:紅酒啊,我也很喜歡。于是他們兩個坐在石椅上喝起酒來。沒有說話,空氣中彌漫的只是紅酒的香醇和他們的笑聲。
    2個小時后,草地上倒著三個空的酒瓶。他們都沒有醉。桐木站起來,對筱說,我送你回去。筱點點頭。雖然她實在不愿意回家,但她別無選擇,所以她也只能順從。
    “為什么不問我這么晚了還來找你的原因。”
    “你想說嗎?”
    ……
    “其實也沒什么可說的。不過還是謝謝你,陪我。”
    “嗯。”桐木聳聳肩,“下次,有紅酒喝再找我,什么時間我都可以奉陪。”
    “好。”筱笑,瞇著眼睛,嘴角微微地彎向一邊。
    桐木看著她的笑,有點眩目的感覺。一張素來都很冰冷的臉,原來笑起來是這樣燦爛的啊。
    (四)
    其實很多時候日子都可以平淡無奇地、不著痕跡地過著。只要自己愿意,無論是已經知道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一天,還是明明經歷過那么深刻的刻骨銘心,你都可以,裝作什么都不會發生,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繼續安靜地將生命消磨掉。
    筱就是這樣的人。一路走來,無論是爸爸的過世,媽媽的冷漠,生活的乏味,心底的大片大片如荒漠一樣的絕望……她都可以將一切埋葬在心的最深處,繼續面無表情地看著這個人世。
    對桐木的感覺也是這樣的。當然,她其實搞不清楚對桐木的感覺,是……朋友?不,她是沒有朋友的人,在她看來,她也該是永遠都不會有朋友的,因為不可能有人理解真正的完整的她,所以,不會有人能夠接受全部的她;所以,她不會有朋友,也不會把任何人當作朋友。而桐木是什么,這個問題在沒解決之前她也不會有什么反應,那天晚上的事情,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也確實沒發生什么能夠改變他們之間的關系的事,所以,筱想,繼續吧,日子繼續乏味地過吧。
    在筱想通了這一切之后,她繼續時而滋潤時而抑郁地在這個世間游蕩著,偶爾會叫上桐木,那是當她極度郁悶或者極度開心的時候。他們一起,大太陽的去爬山,零下幾度去吃大桶的冰淇淋,翹課去吃豆腐花,凌晨去放煙火……也所以,筱得出一個結論,原來這世界上不止她一個人是變態,這個世界的變態無所不在,而且潛力無限,只是尚待發中科醫院專家微信掘。
    常常,筱會想,這世界上有沒有一條很長很長的路,不轉彎,不拐角,讓她一直走下去,踏著花和葉的尸體,走下去……桐木說,下次一起去找,我也想知道,有沒有這樣的一條路,這樣的一條路到底有多長,我們能走多久。筱看著桐木閃閃發亮的雙眼,一言不發。其實她也只是想想而已,喜歡走路,因為她在陌生的人群中依然覺得只是自己一個,所以是安全的,所以她是獨立的個體,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想自己常想的天南地北,而事實上,世界上哪可能有這樣的路,如果有,一定是通往地獄。
    (五)
    筱套上一件灰色的T恤和一條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再穿上那雙白色的被刻意涂鴉過的帆布鞋,拉開那扇曾經給她無限幸福和讓她無限驕傲的黑色雕花大門,出去了。
    桐木在等她,可是她的眼皮一直在跳,7年前爸爸過世的那天她的眼皮就是這樣跳的。會有什么事發生呢?筱好奇,她其實并不太恐懼,只是很想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她甚至有點罪惡地想:天啊,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桐木背著一個斜肩的白色PUMA包,倚在棆鉾扔詒N。聽見門開的聲音時他站直身子,眼睛盯著筱。
    筱揚了揚嘴角,算是打招呼。
    桐木不以為意,大方地給了筱一個燦爛的笑容。“睡得好么?”
    “還好啊,睡了十二個小時。”筱瞇著本來就不大的眼睛,正午太陽的熱情讓她很不舒服。
    桐木好笑地看著她,竟然有人從凌晨兩點睡到正午兩點還說“還好”的?他從PUMA里拿出兩頂白色的遮陽帽,遞給筱其中一頂。“戴上吧。”
    筱無語地接過,有那么點愧疚的感覺從心里流過。說好一起去流浪的,但是包括整個計劃的制定、乘車的路線、飲料和干糧都是桐木準備的,他還細心地準備了遮陽帽,而自己,只是無憂地睡到正午。
    “走吧。”
    “嗯。”
    ……
    (六)
    桐木走了。今天早上十點的飛機,美國,哈佛大學,法學碩士。

返回列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下載王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下載王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