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山里流年

山里流年
      
   
    壩上大而言之是一個江南的幾乎可以在地圖上忽略的小地方,小而言之是贛南的一個窮縣的偏遠的小村莊。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可有可無的小村莊,卻也會偶爾發生一些故事。
    壩上的土地并不貧瘠,但是畢竟依靠土地不能大富,所以壩上都是富不過萬元的人家,可能唯一值得驕傲的便是其山清水秀,山環水繞的秀美風景了。不經人類雕琢的旖旎的風景總是和貧窮落后連接在一起的,這是千百年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
    然而壩上的人也有追求,在那個小小的村莊生活了幾十年,他們也開始厭倦了那里單調,重復而平淡的生活,所以他們的理想便無非是離開這個山村,在街上或者縣城能有一座屬于自己的房子,在趕集的時候也不用再走幾里山路來往奔走了。追求雖然不很崇高,但畢竟是理想,而且村民們也愿意為了這個夢想而默默耕耘,依舊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村里最早完成這個夙愿的要數是李大奎家了。現在他成了村里的首富,雖然財富也不過二三十萬,可在那個近乎蠻荒的地方,這筆錢足以當之無愧首富的名號了。不,曾經,他家也是負債最多,村里最窮,最為村里人所不屑的人家。
    還是九十年代初的時候,流行的仍然是“撐死膽大的”這種口號,所以李大奎拿著家中僅剩的一點錢做起了煙草生意,那時他妻子拉著他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求他說:“你別去了,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你干嘛非要去做什么生意啊?”,的確,農村的婦女一般都是一方面渴望走出山村,另一方面又害怕冒險的人,其實農村的男人也大多數是這樣的。他們只知道在這片撫養了自己的土地上揮灑著汗水默默積累著永遠積累不起來的資本。
    可是,李大奎終于甩門而去了,撇下了妻子的傷悲和淚水。而這一去,帶回了的確實是一筆可觀的財富,那時候,他的孩子是村里穿戴最好,最體面也是最令同齡的小孩羨慕的孩子,李大奎是村里最早置辦了摩托車,最早用上電視,最早配上大哥大的村民,甚至在他做煙草生意不過兩年后便在村委會旁邊買了一套房子,那條縣際公路便從他的家門前蜿蜒而過。他的妻子也不埋怨了,踏踏實實地跟他過起了日子,做起了家庭主婦式的農村婦人。
    好景并不很長,在村民們都羨慕其逍遙的日子抱怨自己的丈夫當初為什么沒有跟著去一起做生意的聲音日益高漲的時候,他的煙草生意卻在不知不覺中悄悄地往下跌去了。九十年代初期儼、固然是一個很好的創業機會,可后來因為加入的人漸漸多了,競爭也便激烈了,李大奎畢竟只是一個大字不識幾個的上了年紀的農民,一個農民的知識和魄力畢竟不如后來人,所以生意走下坡路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可是李大奎并沒有這么認為,他只是把這種下滑的原因歸結于規模沒有擴大,歸結于季節性的影響。于是他開始到處借債,貸款,高利貸等等,試圖挽救生意的頹勢。
    結果可想而知,可是當他的生意最終倒閉的時候,他還欠下了二十幾萬元的債款。他賣了村委會旁邊的那棟磚房,依舊回到了村里那座破敗的土磚房子里面,和村里的其他男人一樣,也開始默默地過著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的生活了。那時大女兒和二女兒仍然在讀初中和小學,三個孩子,學費是支付不起了,最后李大奎只好含著淚把她們趕回了家,從此大女兒年紀輕輕地走上了打工的路,二女兒則在家幫忙洗碗,掃地,忙家務,或者有時候也去菜地里鋤草,如此等等。只有他的兒子仍然在小學里面苦苦地讀著書,偶爾也接受著來自同學們的無惡意的挖苦和冷落。
    村民們對他的最大的變化是經常在經過他的家門口或者遇見他家里人的時候深深地舒一口氣,是為了慶幸當初自己沒有讓丈夫跟著一起去,或者為了慶幸自己沒有跟著一起去吧。婦人們總是在面對他的時候僵硬地招呼然后待他離去時對著他的背影告誡旁邊的子女:“你長大后可不能像他一樣啊”
    夕陽的殘血,在那座留下了李大奎摩托車痕的滿是泥淖的水泥橋上,李大奎經常一個人扛著鋤頭或者犁耙走在上面,在夕陽的映襯下顯得凄清哀婉。他的步子依然很快,或許他在和時間賽跑,他的夢想依然在遠方,他堅信自己不是屬于這座山村的人,只是偶爾他也會在疾步如飛的間歇突然停下,像是在思考著什么,然后頷首微嘆。
    天漸漸入冬了,然后漸漸飄起了雪花,在這雪花的紛飛里,新年也漸漸地逼近了。只是對于李大奎家里,則依舊是一貧如洗,一年的辛苦只是換來的只是勉強的收支平等,那十幾萬的債款依然像重重的石頭一樣壓抑著他,不能喘息,使他不能怠慢,這樣的春節時沒有歡聲笑語的,甚至在那個家家炮竹聲響起時刻他家里卻在為了瑣碎的事情而互相大吵大鬧。
    第二年春節,一如從前,只是大女兒卻帶回來了自己的男友,那個十八歲的孩子,帶回來的男友,而且還懷上了孩子。李大奎沒有允許女兒和女婿踏進那個本已破敗的家,我不知道那時的決定是否有點過分,他指望女兒能為自己分擔一點債務,現在她卻帶回了男友,而且還懷上了孩子。而大女兒也確實沒有走進這個家門,她順著那條兩旁都是樹木和墳墓的小路一直走向了街上,徑直踏上了通向她男友家的列車。
    就這樣,大女兒沒有辦喜宴便成了別人的人,無奈,他只好把還是十四歲的二女兒送到了東莞打工,他希望二女兒能為自己爭氣一點代替大女兒的空缺。可是老天并不很憐惜這個可憐的人,事與愿違,固然,她沒有帶回男友,但除了車費和一些零散的零用錢也沒有多帶回一點可以用來分擔債務的多余的錢。李大奎,這個曾經村里的驕傲,終于忍受不了生活的打磨,把巴掌伸向了女兒,帶著顫抖著的哭腔教訓起了那個還是孩子的女兒。女兒倒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默默地忍受來自父親的責罵。然后終于扔下了一句話:“你要再這樣,我也和我姐姐一樣,離家出走。”
    農民究竟是農民,總是在有事沒事的時候盤算著生活,當每一次的新年都變成了新一次的失落的時候,李大奎打算著要是仍然這樣靠著山吃飯,即使每年都能還一萬元,那么也還要十幾年才能還清所有的債務,那么這輩子都注定要在債務的高壓下直不起腰來了。他流下了淚,然后毅然決定再次嘗試。
    這一次他的妻子則更加地變得歇斯底里:“這日子你還過不過啊,我們沒有那樣的命,債慢慢還吧,我跟你一起,日子總是那樣過去的。”她死死地拽著丈夫的手,她希望丈夫在那一刻回心轉意,打消那個對她來說是可怕的想法,李大奎則一個勁地往前走去,妻子想用腳頂住地上的石頭,卻在地上劃出了兩道深深的劃痕,然后李大奎一用力,她便只能坐在地上擦著眼淚了。她感覺世界塌了,前面的日子指不定又是多么地艱難。
    李大奎找到了以前的合作伙伴,他們告訴他現在做木材生意比較有市場。家鄉的山上有的是木材,所以原料是不必愁的。他開始雇來村里的男勞動力上山整天整天地砍木材,然后在晚上的時候整車整車地裝到縣里去,從那里轉接到其他大城市。于是在那個寂靜的村莊,總是可以聽到好像從遙遠的地方傳來的悶悶的松樹倒下的聲音。
    砍完了自家山上的便出一點錢砍別人山上的,大家都是很愿意做這筆生意的,因為反正在那里放著也是放著百癬夏塔熱分散片,還不如賣點錢來得實在。這是村里人的價值觀念,人總是不能跟錢過不去的。于是生意在山村周圍山上的一大片一大片樹木倒下的同時越做越大了。他還清了債,開始有點積蓄,又開始有更多的積蓄。
    茂密的山林開始變得越來越稀疏,他終于變成了村里首富,那時候他的兒子還在讀高中,為了彌補自己對兩個女兒的遺憾,他準備了十萬元錢去送自己的孩子上一所還行的大學。可是終究沒有,他兒子后來打工去了。而他的二女兒也嫁人了,生了個兒子,大女兒也經常帶著他的丈夫回到娘家住一段時間。
    他成了村里最受人尊敬的人,村里的大小事務總是要問問他的意見,而他的意見也一般都是最有分量的。媽媽常對我說:“你說有錢不好嗎?看你姨丈就知道了,以前家里沒錢的時候有誰還把他當回事哦,現在呢?走到哪里還不是抬頭挺胸的。”村里婦人也經常教育孩子說:“你長大了要像他一樣,做一個有出息的人,光宗耀祖。”
    村旁邊的那條河流在一片片山林的倒下的同時變得愈來愈渾濁了,而聽說隨著財富的兒童白癜風能治療好嗎增加李大奎的白癜風的前期癥狀生活也開始變得有點不檢點。可是這一切都是無關緊要的。環境如何?道德亦如何?至少在金錢和財富面前都是蒼白無力的,至少不能阻止村民對李大奎的羨慕而教育自己的孩子向他學習。因為環境是無關己事的,而嫖娼在金錢面前也是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可有可無的。
    現在承蒙李大奎開高價雇傭村里人砍伐樹木,村里人都基本上都搬到了街上去住了。曾經的夢終于圓了,我知道李大奎的恩惠和成功故事是永遠會在村里傳頌的,而老家的光溜溜的山頭還會長出高大的喬木嗎?還會長出一片片松林嗎?村里的那條河流,還會澄清嗎?這一切,讓歷史去見證吧!

返回列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下載王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下載王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